你鹤

是个姬佬

很突然的想起来了

这个号以后不会再写文了
会变成一个咸鱼日常号
想取关的小朋友们随意啦
谢谢曾经喜欢我写的小学生作文

🐴

性感道长在线撒刀: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你们看看就好
我是不会写的

【武华】一别经年(中)

我讨厌排版


5.
两人赶在下雨前就近找了一家客栈,容修栓好马,走进堂内,听见陆铭对店小二道:“两间上房。”

容修走到他身边:“一间上房。”


陆铭瞪他一眼:“两间。”


容修直接把房钱递给小二:“一间。”转头笑着对陆铭道:“二狗师弟出门在外还是节俭为好,少花点钱。”


陆铭本来还想说什么,一听到“钱”就萎了,蔫蔫地转身朝楼上走,连手被容修捉了去都没发觉,呆愣愣地任容修拉着手往楼上走。


容修一手拿着房间钥匙,一手捉了陆铭的手到身前。陆铭的手比他的小了整整一圈,冰冰凉凉,十指修长,掌心有一层薄薄的剑茧。容修回头看陆铭茫然地跟在身后,没束起的长发软软地垂在脸庞,乖巧地任自己牵着走。他没忍住,用指尖一下一下摩挲着陆铭的掌心,又得寸进尺,将指头插进陆铭的指缝间,和他十指相扣。


陆铭直到容修的掌心都贴过来才有所反应。容修的手很热,掌心滚烫,贴在自己冰凉的手上像一阵火似的烧,从掌心一路烧上心尖,烧上脸颊,直烧的脸上红了一片。两人掌心相对,陆铭只觉得连心跳都能通过紧贴的皮肤传递过来,他的心跳,容修的心跳,隔着两层皮肤,就像两颗心依偎在一起。

陆铭连忙把手抽回来,用冰凉的手背碰了碰自己滚烫的脸颊,局促地立在一旁,不敢抬头看容修。

容修轻笑,摆出一副正经样,拿钥匙开了房门:“二狗师弟怎的脸又这样红,莫非又是热的?”


现下外面已下起雨,空气中浸着凉意,陆铭身上只穿了容修给他买的一身轻装,专用的透气吸汗的料子做的,说热是不可能的。


陆铭尴尬地咳嗽一声:“那怕是着了凉吧。”

容修斜睨他一眼,也不揭穿,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子不大不小,一张床也不大不小。陆铭刚挨着床沿小心翼翼坐下,就听见容修叫小二去准备热水,然后转身当着陆铭的面脱起了衣服。

陆铭“啪”的一声把手甩到眼睛上。


容修听见响声,抬头看去,“咦”了一声:“二狗师弟这是在做什么?”


陆铭憋红了脸不说话。


容修把手上脱了一半的衣服往床上一扔,剩下一件薄的近乎透明亵衣裹在身上要脱不脱的。

陆铭把刚抬起的手又甩了回去。


容修见状轻笑:“二狗师弟莫不是害羞?你我同是男子,又是师兄弟,二狗师弟不必如此拘束。”


陆铭嘴硬:“我只是在打蚊子。”


“打蚊子也不能这么用劲,”容修上前一步拽下陆铭脸上的手,“眼睛该肿了。”

果然,陆铭原来漂亮的一双眼微微发红泛肿。


陆铭被人扯了手臂,习惯性地就要骂一句,一睁眼看见容修穿了跟没穿一样近乎全裸的站在他面前。习武之人耳清目明,因此不说容修胸前两个那什么玩意了,就连胯下的那什么玩意都看的一清二楚。


陆铭条件反射地把手甩回脸上


容修:“......” 有点可爱。

两人好一番折腾,终于在天擦黑时并排躺在了床上,一人裹了一床被子,中间还夹了几个枕头。
“晚上很冷的。”一片沉寂中容修开口道。

“哦。”陆铭撩了撩眼皮权当回应 。

“只盖一床被子会冷的睡不着的。”容修认认真真提醒。

“没事,我皮厚。”陆铭扯扯嘴角。
容修半天没说话,陆铭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翻了个身也准备入睡,却听容修道:“我不行。”
“......啥不行?”

容修支起身子,胳膊直接跨过陆铭的身子,在他眼前缓慢地捏住了他的被角:“我冷。” “特别冷。” “冷得睡不着。” 然后一把掀了陆铭的被子,将两床被子一块盖在两人身上。

陆铭僵着身子不敢动弹,任容修把自己搂进怀里。
“好了,”容修心满意足,“不冷了,睡吧。”

6.

夜深人静。 月黑风高。 陆铭睡不着。

他被容修的胳膊箍着,后背贴着那人的胸膛,硬是不敢动。等到后半夜觉着身后人呼吸平稳了,才小心翼翼取下容修搭在他腰间的胳膊,向前挪出了容修的怀抱。

陆铭以前是见过容修的。


陆铭的师父顾倚楼和容修的师父连舟算是旧识。当年华山论剑,顾倚楼带着小徒弟长见识,刚巧碰上了带着容修的连舟。顾倚楼眉头一皱想起自己还欠着连舟百八十两银子没还,扛着陆铭扭头就跑,却被轻功甚好的连舟抓了个正着,两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剩下陆铭容修两个粉粉嫩嫩的团子挤在一张椅子上,裹着软和的棉袄大眼瞪小眼。


陆铭毕竟年纪更小,瞪了一会就累了,眼看着师父被人暴打一时半会也顾不上自己,身子一歪就倒在容修肩上开始睡,睡得昏天黑地,一觉醒来顾倚楼和连舟还在打,头一扭却看见一张精致的小脸表情扭曲瞪着自己。


陆铭不明所以,也不怕生,伸出白嫩嫩的小手一巴掌拍到容修脸上:“你是脸疼吗?”


容修面目狰狞:“……不疼。”


陆铭一脸看二傻子的表情:“你脸都歪了还说不疼。”


容修凶神恶煞:“就是不疼!”


陆铭朝天翻白眼,觉着眼前这个小哥哥长得是挺漂亮怎么脑子就是不好使。陆铭从小被顾倚楼耳提面命要会助人为乐要有侠肝义胆,当下不再犹豫,两只手都拍在容修脸上就开始揉,边揉边絮絮叨叨:“你别慌啊,我们华山是冷了点,年年都有师兄弟脸冻僵的,别怕我给你揉两下就好了啊。”


容修还想辩解,嘴一张话还没说出口,陆铭的手就捅了进去。


陆铭:“不、不好意思啊揉错地儿了……”
容修睚眦欲裂。


待到连舟终于捶过瘾了顾倚楼,转身就见自家徒儿杀气腾腾瞪着老友的徒弟,还把人家小孩的手整个咬进嘴里,大惊失色,想也不想就认定了是容修闯的祸:“怎么能欺负人家小姑娘!”


也不能说连舟眼挫,只怪陆铭是顾倚楼最小的一个徒弟,又生的粉雕玉琢,自然备受同门师姐宠爱,什么玉簪子银镯子一个劲往头上手上戴。这次更是穿了一身粉嫩嫩的棉袄,配上他那张小脸,怎么看都是个姑娘家。


陆铭飞快地把手从容修嘴里拔出来,倒是对连舟那句“小姑娘”没什么反应,眼圈迅速一红就要开始甩锅干嚎。容修僵着脸动都不敢动,干巴巴地盯着他师父看。


连舟发誓他在容修脸上看见了一种“这他妈原来是个小姑娘啊”的表情。


顾倚楼尴尬地别过脸,心知肯定又是自己徒儿先惹的祸。转身跟老友道了别,顾倚楼拎着陆铭回到座位上坐好。


陆铭趴在顾倚楼怀里远远看着连舟训斥一脸委屈的容修,方才的困意重新袭来,他脑袋一歪靠在师父肩上又睡了过去。


之后的事他隐隐约约记不太清,只记得自己醒来时论剑早已结束,连舟带着容修回了武当,直到顾倚楼黑着脸提着他耳朵怒骂一番,陆铭才明白原来自己那天睡觉时蹭了容修一肩膀口水,而容修也不是犯了什么脸疼病,纯粹是洁癖发作的恼怒而已。


陆铭在一片黑暗里隐隐叹了口气。


要不是容修那对标志性的桃花眼和右眼眼下的小痣,他打死也认不出来眼前这仗着一张流氓脸的家伙是小时候见过的那个翩翩佳公子!


心里腹诽了好一阵,陆铭在不碰到容修的前提下艰难地翻了个身,跟容修面对面。


——随后直直对上了容修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7.


“睡不着?”容修缓缓开口,声音沙哑。


“……还好。”陆铭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尴尬。


容修似乎是笑了笑,近在咫尺的胸膛微微起伏,陆铭觉得自己甚至能听见心脏沉闷的跳动声:“要师兄给你讲个故事吗?”


陆铭无语:“……我又不是小孩子。”


容修又笑了笑,胳膊一伸将陆铭直接勾进怀里:“你就是。”


陆铭浑身僵硬窝在容修怀里,枕着他结实的胸膛,听着容修磁性的声音带着胸腔的微微震动传入耳中:“我小的时候啊,有幸见识过一次华山论剑。”


陆铭虎躯一震。


容修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自顾自地往下说:“在华山我遇到了一个小姑娘,穿的粉粉嫩嫩,长得也粉粉嫩嫩,可爱极了。”
“我当时在想,这是哪家的小妹妹,生的如此可爱,连我都忍不住想要抱抱她。”
“结果这个小姑娘第一次见我就在我肩上靠着睡了一觉,还流了我一肩膀的口水——”


容修炽热的呼吸喷在陆铭耳侧:“不仅如此,她还在我师父反咬一口,说是我欺负了她去。”


陆铭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呼吸了。


“而我近日又遇见她了。”
“却产生了疑问。”
“当年那个粉粉嫩嫩的小姑娘——”
“是怎么变成一个俊俏的少年郎的?”


“二狗师弟,你知道吗?”


TBC



挤出来了(中),(下)就随缘吧。

【武华】一别经年(上)

真纯情华山受x切开黑武当攻
就是一个长得风仙道骨的纯情皮皮华山和长得流里流气作风谦谦君子实质上是腹黑流氓武当的故事。
怎么讲,两个都是各自门派的一朵奇葩式传奇人物。
 
1.
 
金陵的雨下了三天三夜。
 
陆铭跟着愁了三天三夜。
  
三天前的凌晨,夜深人静,鸡不鸣狗不叫,正适合杀人放火抛尸埋骨。同门师姐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脚踹开陆铭那间小破屋的房门,拎着他的领子和颜悦色要和他谈心。
 
师姐深情款款两眼放光:“铭铭啊。”
 
陆铭喷嚏狂打鼻涕直流:“师、师姐。”
 
“铭啊你也大了,是个大男人了,”师姐慈爱中透露着悲戚,“男儿有志在四方,岂能一辈子拘于这寒山之上!就算我再舍不得你,你也该下山去闯一闯这江湖了。”
 
自诩为翩翩少年郎的大男人陆铭:“......”
 
师姐边说边在眼角抠出几点眼泪,揩着泪从怀中取出一把剑:“这剑,原是我派创派掌门斩妖除魔、抑邪扬正之剑,”她哀容满面,“掌门特命我来将此剑授与你,为你行走江湖添一份助力,你万万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啊!”
 
陆铭盯着那把破破烂烂的钝剑看好了一会:“师姐,这剑是大师兄上个月下山卖艺用的剑。”
“师姐你是不是又欠武当的道长们钱了。”要不然上个月怎么会有闲钱买金簪子。
“师姐我能不去吗,大师兄卖完艺该轮到二师兄卖了。”再不济还有三师兄呢。
“我还没成人呢。”不适合干这种抛头露脸的工作。
 
师姐提起陆铭衣领莞尔一笑:“这孩子,怎么这么大了还说傻话呢。”
 
陆铭抱着剑,穿着一身单衣,兜里揣着几个铜板,被他欠了债的师姐提着领子一路狂奔扔出了山门。
 
山间寒风刮过,陆铭冻得打一个哆嗦,低头表情复杂盯着怀中那破剑,转身下了山。
 
 
 
 
 
2.
 
陆铭是个华山。
 
可惜是个华山。
 
这话倒不是说华山派如何穷酸命苦,单单只是针对陆铭个人——原因无他,陆铭那张脸实在是长得不像个华山。
 
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不说,额间天生一点红痣,若是把长发一挽再戴个星冠,赫然是一副不染红尘的道长模样。在一溜子痞里痞气侠意满身的华山师兄弟里面生生突兀出来一个长得仙风道骨的陆铭,就连掌门也曾多次盯着陆铭这张脸唉声叹气,直说他拜错了门派。
 
但陆铭就是个华山。
 
还是个天生的华山。
 
长得仙风道骨不要紧,性格作风够皮就行。陆铭在过去十几年里向全派上下充分证明了他有多皮——山巅树梢的鸟窝被人掏了,陆铭干的;掌门屋里的茶具桌椅坏了,陆铭干的;灶房专门买来过年的火腿被人啃了,陆铭干的;刚进门的小师弟哭得快断气,陆铭干的......
 
但陆铭有一点好:口才好,善于坑蒙拐骗,美名能说会道。前些年里但凡是武当的道长上门讨债,陆铭单枪匹马往山门口一站,嘴皮子上下一翻腾,直把人绕得云里雾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几个道长没要到钱不说,还低声下气给人赔礼道歉好半天,直说打扰了掌门清净云云。这一招屡试不爽,陆铭的名气也迅速传遍了华山上下,就连刚入门的小师弟都成天憧憬,盼望着能有像陆铭师兄一样的口才。
 
而现在华山第一皮陆铭却蹲在金陵小巷街旁发愁。
 
他被师姐扔出山门时身上只潦草套上一件单衣,没穿华山校服,走了三天来到金陵,发丝凌乱脸色苍白,眼下两坨乌青浓得吓人,一路吓坏了不少小孩。他把自己草草拾掇了一番,把剑往地上一搁,就蹲在剑前发呆。
 
他发呆倒不要紧,可他万万不该蹲在街口发呆。
 
前面提过,陆铭此人长得仙风道骨,就算头发散乱,更添几分超然。他往街口一蹲,周围的卖瓜的卖菜的卖鱼的大娘大爷全围了上来,叽叽喳喳指指点点,好一会派出来一个代表上前问话。
 
代表是个卖肉的屠夫,长得五大三粗凶神恶煞,往陆铭跟前一站竟然唯唯诺诺起来。
 
代表轻声细语小心翼翼:“敢问这位道长.......”
 
陆铭抬头挑眉:“你怎知我是个道士?”
 
代表见陆铭回他话,以为自己说对了,摸着脑袋憨厚一笑:“我瞧您长得就像个道长!”
 
陆铭:“......”
这话见过他的人几乎都说过,但不好意思他就不是个道长。
 
代表继续小心翼翼:“道长此番流落街头,可是有什么难处?小人家中多年前受过一位道人相助,如若道长不嫌弃,可来小人家住宿.....”
 
陆铭正要开口,却被旁人截了胡:“这位小兄弟若是我武当弟子,当由我武当门人照料,还是不去打扰大哥了。”
 
截胡的人声音温润如玉,不急不躁,徐徐缓缓。陆铭心中暗道正宗武当弟子果然谦谦君子,跟他这个空有一张武当脸的家伙果然不一样。
 
陆铭这么想着,就迎着天光眯着眼睛打量那武当,那武当很高,比陆铭高出一个头。他一边跟代表说话一边转过身来看陆铭,陆铭也从地上站起来看他。
 
只见一身仙气逼人的武当校服配了一张流里流气的华山脸。
 
陆铭:“......”
 
3.
 
容修是个武当。
 
可怜是个武当。
 
赖就赖容修那张脸,虽说五官精致,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但凑到一起看时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特别是在他笑着的时候,一张薄唇一卷,桃花眼眼角一挑,称着眼下小痣,有一股别样的魅力——看见的人都想打。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武当弟子甲痛哭流涕,“但是容师兄刚刚对我笑了一下,我就突然觉得很生气,不自觉地就追着他打。”
 
“我也不是故意的,”武当弟子乙抽抽搭搭,“但是每次见到容师兄我就想让他还钱——虽然他真的不欠我钱!”
 
容修就凭着这张过分欠打的脸,成功成为了武当上下最爱被打“欠钱”最多的人。
 
但容修实在是个不折不扣的武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不骄不躁不争不抢,标准的闲云野鹤作风,感受过的师弟都说好。
 
“师兄真是太温柔了,”武当弟子甲捶胸顿足,“不仅不怪我无缘无故打他,居然还问我有没有受伤!”
 
“师兄怎么能这么好,”武当弟子乙期期艾艾,“明明没有欠钱还把钱给我,还问我钱够不够!”
 
现在武当第一好和华山第一皮坐在一块喝茶。
 
两人面对面坐在街边茶摊。陆铭假装喝茶,低着头却抬眼偷偷看对面的容修:确实长得十分欠揍,但也确实长得风流倜傥,一双桃花眼就是不笑也跟勾魂似的,眸中有深深潭水有浩浩星河,盯着人看的时候显得格外深情。陆铭盯着容修的眸子看了一会,就觉得脸上烧了起来。

他赶忙移开视线,端起茶杯贴在滚烫的脸上。
 
容修也在观察陆铭,他静静看了一会,选了一个不太尴尬的话题开头:“这位师弟看着面生。”
 
面生的师弟:“......”
 
被容修这么一说,陆铭才想起来,他现在还顶着武当弟子名号,穿着武当大师兄给他买的衣服,喝着武当大师兄请的茶。
 
这么一想就不得了了——不说这茶了,就这身上好的料子做的衣裳,他卖一年的艺可能都还不起。陆铭心里盘算了半天,觉得自己打不容修,就打定了主意装到底——总之绝对不能让这道长发现他是个华山就成。
 
于是陆铭张嘴就胡扯:“我只是外门子弟,平日里只做些打杂洒扫的活,地远偏僻深居简出,师兄自然觉得眼生。”
 
容修似笑非笑点点头:“是有这可能。在下姓容名修,不知师弟如何称呼?”
 
陆铭看着容修的脸忍住一拳揍上去的念头,一本正经继续胡扯:“在下王二狗。”
 
容修表情复杂:“不知王......二狗师弟为何流落街头?”
 
陆铭一脸心痛信口胡来:“我本下山为师门采买,却不料竟被歹人偷袭,连银子带物件一并给抢了去,我身无分文,只有一把随手捡到的剑防身,不得已才露宿街头。方才麻烦师兄为我购置新衣了,我也就不再叨扰师兄,就此别过。”说着身子往上一窜就要用轻功飞走。
 
容修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脚脖子往下拽:“二狗师弟哪里话,跟师兄客气什么。二狗师弟你功夫尚浅行走江湖多有不便,万一再被歹人劫了去可如何是好?”他说着一手打弯将被拽下来的陆铭揽入怀中,“二狗师弟还是跟师兄一起走吧,互相也有个照应。”
 
陆铭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他就躺进了容修怀中,眼睛一睁就是容修线条完美的下颌和白皙的脖颈,鼻尖还环绕着容修身上淡淡的檀香,容修一低头,他就撞进那双温柔的眸子里。陆铭慌忙别开眼,从容修怀中站起来,白嫩的脸一点一点浸上绯红。
 
容修似是有些可惜的一搓指尖,很快藏好表情,温和地问道:“二狗师弟的脸怎么这样红,可是发烧了?”
 
陆铭听着容修一口一个二狗师弟,第一次想堵住自己胡来的嘴:“我热。”
 
容修抬头看乌云密布阴风阵阵的天:“......”
 
 
4.
 
容修看着天色是要下雨,跟陆铭两人一合计决定先找一处住宿。容修去马厩牵马,陆铭就坐在板凳上等他。
 
陆铭有个不好的习惯,只有在一个人的情况下才能好好思考。他趁着容修不在身边,把这几天来发生的事认真捋了捋,觉得自己他妈碰上的都是些什么狗事。他还在回味过去,沉浸在被师姐丢出山门那一晚的伤心愤怒中,突然身后传来一身热情的呼喊:“二狗师弟!”
 
“干嘛!”陆铭凶神恶煞回头。
 
容修见陆铭神情凶狠眼眶发红也是被吓了一跳,很快就恢复常态,笑着道:“咱们走吧,”他一指身旁的骏马,“骑马。”
 
陆铭已从个人情绪中恢复过来,随着容修指尖看见一匹难得一见的乌云踏雪。马是好马,膘肥体壮俊逸轩昂,可惜,只有一匹。
 
容修见陆铭一脸纠结,主动道:“我下山时本是一人,自然只骑了一匹马,二狗师弟委屈一下和我共乘一匹,等明日再去另买匹好马。”
 
陆铭一听“买”这个字,浑身打个哆嗦:“不不不不委屈,挺好挺好,我就喜欢跟别人骑一匹马,不买了不买了。”再买把他卖了都换不起钱了。
 
容修闻言一挑眉毛,翻身上马,向陆铭伸出一只手:“来二狗师弟,师兄带你。”
 
陆铭一瞥那只伸到眼前的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指尖微微勾起,像挠在他心上一样。他移开眼不去看,脚尖一个点地飞身上马坐在了容修身后,伸长胳膊去够缰绳。
 
容修看着生生比他小了一圈的胳膊和手:“......”
 
最后是容修硬把陆铭从背后抱到身前,揽着他一甩缰绳,绝尘而去。
 
陆铭整个人窝在容修怀里,头枕着容修结实的胸膛,肩膀被容修有力的双臂环着,鼻尖满是容修的味道。他头都不敢抬,只敢盯着马脖子上的毛看,容修耳旁未束起的长发随着马背一荡一荡,带着小卷儿的发梢在陆铭眼前一晃一晃,像是一只小手一下一下挠在他心上。
 
陆铭伸手捂住脸,觉得自己大概是要完了。
 
不然心怎么会跳得这么快。
 
 
TBC

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天使(´⌣`ʃƪ)

文笔不好见谅(/。\)

本来是想写武当脸皮皮华山x华山脸君子武当,结果写着写着觉得切开黑道长更带感hhh
然后就该写开房了hhhhh【bu
有人看我就写下半部分【

【武华】我们华山少侠说肉偿就肉偿

性感华山在线肉偿
沙雕小段子
又是洗澡想出来的
我的脑回路异于常人【并不
我流武华 私设严重
痴情武当大师兄×呆鸡华山小师弟
依旧不会写文 看不下去了请一定点叉退出
以上

武当大师兄觊觎华山小师弟多年。

奈何大师兄百般暗示明示心意,鲜花珍宝齐飞,小师弟不知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就是不回应。两人你和我谈情说爱,我跟你称兄道弟。

一日大师兄带人例行上华山讨债,华山上下当然半个铜板都不会给,两方就打了起来,飞沙走石,昏天黑地,大招乱开,大有把山打塌之势。

打了好久那当然必须不分胜负,输了多没面子,双方僵持不下之时,小师弟突然站出来说你们给我停住,然后当着两个门派的人的面问大师兄,说我们华山欠的这债你们武当接不接受肉偿。

武当那可是个多年淫浸在萧居棠道长写的同人文中的门派,成天颜色鲜艳车速飞起,什么“卖身”、“肉偿”样样都懂,还懂得举一反三,大胆实践。

大师兄一听高兴坏了,以为小师弟石头脑袋终于开窍了懂自己的心意了要来和自己促成生命大和谐了,这样华山武当两家人就变一家人了。一家人欠的钱能算钱吗,当然不能,一家人哪来欠钱一说,大师兄想不仅不欠债了我们武当还倒欠你们华山彩礼钱。当下就说可以可以,没问题没问题,快过来和我一起回武当。

小师弟的师姐却说今天不行,但是明天一大早就可以送到武当门口去。大师兄心想可能今天要给小师弟收拾收拾嫁妆,好在明天风风光光嫁过来,就满口答应,然后转头回武当布置礼堂。

小师弟还在大师兄临走前回眸望了他一眼,那是个双瞳剪水眸光潋滟眉目传情情深意浓,把大师兄看的春心荡漾,觉得哎呀妈呀这么多年没白盼看把我媳妇急得嫁不过来都要哭了。撒蹄子就跑回武当准备彩礼。

第二天凌晨黑麻咕咚的大师兄就被人叫起来说别睡了有个华山的在门口找你,大师兄一看天色这才半夜,感动的不行,想着我媳妇这么想我一熬过子时就跑来找我,屁颠屁颠跑到山下见小师弟。谁知道山下不仅有小师弟,还有堆成山的狼啊豹啊虎啊雕啊蛇啊狐狸啊等等等等的尸体。

大师兄:?????你们华山的嫁妆真是丰富多彩。

小师弟:什么嫁妆,我们华山近日没有出嫁的姑娘。

小师弟掏吧掏吧摸出来一张单子递给大师兄,说道长你看好我们全华山的野生动物只要身上带着二两肉的都躺在这了,我算了一下绝对够还今年去年前年大前年连本带利的债了。然后又很不好意思地感谢大师兄说道长你可真是个通情达理的好人,知道我们华山穷让我们用肉还债把我们华山上下都感动的痛哭流涕,你临走前我本来想跟你道谢结果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给你看看我感动的泪水,我们华山的动物一个个肉质精美皮毛油亮除了卖不出去之外没一点毛病包你满意巴拉巴拉。

大师兄目光呆滞。

大师兄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大师兄懂得小师弟的脑袋可能真的是石头做的了。

fin.


感觉这次写的不太好quq
非常感谢能看到最后的姑娘们!


【华武华】少侠卖身吗

沙雕小段子
洗澡的时候想出来的【bu
我流华武华【可能我不说都没人看的出来
极度意识流且ooc
带一咪咪邱蔡
假设华武两人都认识
第一人称!!!


第一次写文,可能人物性格和语言都把握的不好,等有时间了重修一遍。
一旦感到不适请您立刻点叉退出。
以上



1.

听师弟们说山下金陵城的庙会可热闹了。

我决定趁着采买的机会下山逛一逛。

才一进城,一同下山的师弟们就拿着钱袋嘴里叫着蔡师兄蔡师兄往点香阁跑。

一时间竟独剩我一人留在原地。


2.

哼。

一群死gay。

武当药丸。


3.

我也不急着买东西,叼着一串糖葫芦晃荡晃荡走在街上。山下的东西倒都是新奇玩意儿,平日里在上山是见也见不着。偶尔有师兄从山下带回来一点,刚到手里就被掌门没收了,还要罚扫庭院。

可怜我们一群修仙的,年纪轻轻就活的分外养生,一点过激娱乐都没有。


4.

这样想着我赶紧多买了几本萧居棠师兄写的《冷面师弟俏师兄》准备带上山屯着。


5.

刚付完钱,余光一转,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几日不见的华山。

午后阳光迎面扑来,我只看得见他的剪影。一个漂亮的剑花挽过,伴随着“喝”“哈”“嘿”的打杀声以及群众的叫好,那人止住了身形,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6.

“献丑了献丑了。”

“那什么,”

“大家给赏几个钱就行了。”

“没钱?那没事没事,捧个人场也行。”

“各位还有什么想看的招式尽管说,我们华山剑法舞起来可好看了。”


7.

我这才看见华山身旁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

性感华山,在线卖艺。


8.

mlgb的华山剑法就是你们用来卖艺的???有没有一点身为华山弟子的尊严!


9.

我正准备上前说道一番,身旁一人却抢先一步走上前悄声问道:

“少侠,”

“卖身不?”

“钱好商量。”


10.

这哪能行!堂堂华山弟子怎能雌伏他人身下!

我正欲出手教训一番那个出言不逊的家伙,不想华山眉眼间纠结了一番,说:“好。”


11.

“只要给钱,”

“卖啥都行。”


12.

妈呀华山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吗居然让自己的弟子下山卖身!

我气得一步上前,抓起钱袋甩进华山手中:“等等!我也买!”

“我全买了!”

“你今晚亥时三刻洗干净到我房里来!”


13.

让我好好教育这人一番什么叫做名门弟子的尊严。


14.

说完我转头就走,mlgb装完就跑真刺激。


15.

不对。

等等。

我突然想到刚刚为了躲避掌门的搜查,我把买来的话本藏遍了全身上下。刚刚那个钱袋子里也有一本。

《武当和华山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还是萧师兄写的。


16.

我转头拔腿就跑,企图追回那册话本,不料华山已经跑的影都没了,连摊子都收了。


17.

妈的。

跑的真快。

还是等晚上他来找我的时候悄悄把书拿回来吧。

希望在这之前他别打开我的钱袋。


18.

我怀着微妙的心情回了山上,看着房间里还堆着前天的内裤,想了想,我动手把它们都洗了,顺便跑了个澡,还点了蜡烛熏了香。


19.

卖身么,得有点意境不是?


20.

等到亥时三刻,我穿了件袍子端坐在床上等着华山。

只见一个人影从窗户里跳进来。华山满脸是土,怀里还抱着个大布兜,里面一鼓一鼓的有什么东西在动。

21.

我:?????????我不是让你洗干净吗???


22.

他甫一闯进来,被我房里的阵势吓了一跳,却很快缓过来,打开怀里的布兜,掏出一只老母鸡来。


23.

我:????????你干什么!


24.

老母鸡被我吓得满屋子乱跑,边跑边叫。


25.

华山一把用他的泥手捂住我的嘴,

“你小声点!”

“这种事可不能让别人看见。”

26.

也是,我想。

卖身这种事,说出去多不好意思,还是偷偷摸摸有情调。

可是你带着一只老母鸡过来做什么,

在叫床的时候助兴是吗。

咯咯咯啊啊啊嗯嗯嗯。

一听就很有意境。


27.

华山见我不叫唤了,松开了手,当着我的面在怀中掏来掏去,摸出一个布包。

打开来,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


28.

这莫非就是萧居棠师兄话本里的香膏!

真鸡儿刺激。我抹着鼻血想到。


29.

华山终于打开了布包,回头一看我满脸血吓了一跳:“你咋了!”

“没事没事你继续。”我随意摆摆手,瞥见他兜里揣着我的钱袋,便伸手过去准备拿回来。

华山却一扭身把帕子递到我跟前,我低头一看。


30.

里面躺着几根人参。


31.

“小道长你悠着点吃,一天一薄片,七天一疗程。这参可是我们掌门种下的,我好不容易才去给你挖出来的,这要是被我们掌门知道了可是要重罚的,你可别声张。一共七根,我还给你洗干净了,个个都是极品,能吃好久。你吃的时候,配着老母鸡炖着吃,你年纪这么小,干吃伤身体。”


32.

他又抬头打量了一番我房里,一脸痛惜:“你小小年纪就别想着这些花里胡哨的事,认真学武,好好调理身子,等内力攒上来了,肾就不虚了,也不用吃这劳什子补品了。”

又掏出一个小瓶:“给你,那什么壮阳的,你吃一粒就好,保你一晚上金枪不倒。”

他说完,放下东西跳窗跑了。


33.

等等???

什么玩意????

谁说我肾虚?????

不是你把我钱袋子还回来!!!里面那东西看不得看了长针眼啊!!!!




TBC.


应该还会再写一篇华山第一人称的姐妹篇(应该)
写的不好,谢谢看完的宝宝们。
有意见请提出,我会修改。